twinkle,twinkle

2


我睁开了眼睛,在这个崭新的梦中。

我坐在飞机上。看起来是架大型的空中客车,每排有八个座位,前后都望不到头。但奇怪的是,飞机是敞开式的。没有顶棚和舷窗,完全暴露在外。我的耳边有轻微的风声,空气很温暖,甚至能闻到某种热带水果的甜味。是菠萝?还是芒果?我四处寻找着气味的来源,低下头去的时候,才发现脚底也没有机舱。乘客们都像坐登山缆车一样被安全带固定在座位上,飞行在高空中。不过包括我在内,所有的人看上去都很愉快,没有丝毫的慌张。

音乐声不知何时响起,类似于游乐园风格的欢乐调子。脚下有一片青色的山掠过,再过去的山顶覆盖着白雪。有一...

1


我做了个梦。

在梦里,我在一片古战场中穿行。说是古战场,是因为当我环顾周围,并没有现代武器的存在。满地散落着刀和剑之类的东西,还有望不到边际、堆满了荒原的士兵尸骸。分不清是清晨还是傍晚,橙红色的光在远处,被烟尘弄得模糊不清。空气浑浊,没有风,也很安静。我的左手握着一把大刀,小腿和脚上缠绕着肮脏的布条,一瘸一拐地往前。我感觉不到疼痛,也闻不到气味,只是麻木地朝前迈步,仿佛只有这一个方向可以去。

遇到垂死的人,我就抬手一刀劈下去,也不去分辨对方是谁。我的手势很熟练,刀刃也非常锋利,就像路过时随手一划,对方的挣扎和呻吟戛然而止。我连脚步都不曾停下,仍然按照原...

旧文,2014年9月在微博发布的140字脑洞小连载。


* * *



早上醒来后,摩卡决定去监狱跑一趟,看看露娜。摩卡是只金毛猎犬,两岁半。而露娜是个高中生,它之前的主人。露娜被关在监狱里,摩卡每周都会去探望一次。

露娜住的监狱不远,穿过两个街区就到了。天气晴朗,摩卡一路小跑,想着自己的名字。记得当年它刚出生不久,走路都不稳。露娜用胳膊温柔地搂住自己,在耳边小声说,你就叫摩卡吧。

露娜正在院子里种宝石花。太阳洒在她肩头,反射着白光。她蹲在泥土旁,穿了条小碎花的裙子,草帽下的脸看不清楚。但她一定觉得天气很热,汗珠正从阴影里滴下来,坠落在地上...


写完今天的航行日志,亚利姆船长关闭了显示屏和驾驶室的所有照明灯,静静地坐在黑暗中。


窗外是茫茫宇宙,无边无际。无名的繁星洒落天幕,闪烁着光芒。面前仪表盘上的小信号灯也像是排列整齐的星星,五颜六色的影子映在玻璃上,仿佛想要和外面的群星融合在一起。


这是什么时间?这是什么地方?我到底要去往哪里?


面对眼前的一切,他又一次这样问着自己。


我生命的一切,宇...

twinkle,twinkle

cellofish的原创用· 4号仓库

© twinkle,twinkle | Powered by LOFTER